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但呵文的一日三餐吃喝拉撒等,还是由胡帧操持,安然将胡帧接了回来之后,便将照顾娃娃的事,也委托给了胡帧。

    所以小薄荷要杀胡帧,安然轻飘飘的说了句,胡帧只是失职而已,这话并未说错。

    “失踪多久了?”

    站在陈朝恭的房里,安然瞧着这一地的狼藉,两个本来应该放在床上的白色枕头,已是稀烂的躺在客厅里,枕头里的羽毛满地都是,茶几上的水杯被碰翻了,上面还有两个孩子的脚印。

    一张白色的纸落在书桌桌面上,上面干干净净的,仿佛无人在上着墨一般,几近干涸了墨汁的砚台上,隔着一支毛笔,而拉开的椅子,与其余纸张摆放的距离,显示有个孩子,当时正坐在上面写字。

    许是因为发现了什么事,于是搁了写字的笔,起身探查。

    这个安安静静,规规矩矩坐着写毛笔字的,肯定不会是娃娃,这一点,安然无比自信!

    “大约有两三天的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胡帧跟在安然的身后,双手揪住衣服,担忧的问道:

    “安然,这里这么乱,是不是孩子们被人掳走了?我,我以为他们是自己跑出去玩了,对不起,我一直都想把这件事告诉你,但是我看你们好忙好忙,我就想着,他们出去玩,那应该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没猜错,他们是自己走掉的。”

    安然抬手,打断了胡帧的絮絮叨叨,她走到书桌边上,看了看整齐放在桌面上的一叠白纸,除开那张空白的,随意散放的纸外,叠得很整齐的那一叠,在最上面的那一张纸上,有着一个隐隐的“门”字。

    这种宣纸,看样子质量不太好,这个隐约的“门”字,是第一张纸染上了墨,透到了第二张纸上的。

    “有个孩子,写了个‘门’字,不是娃娃的笔迹,是呵文写的。”

    安然抬手,捡起了那一张散放的白色宣纸,看了看上面的空白一片,第六感让她觉的这张纸面似乎不太简单,但也着实瞧不出个所以然来,于是安然就将那张纸放下,打开手机,拨打了娃娃的手机号码。

    提示音来自末世之前的录音,冰冷而无情的宣告了娃娃的手机已经关机!

    于是安然蹙着眉头,对胡帧和小薄荷说道:

    “门窗紧闭,锁孔都是完好的,现场的狼藉,是娃娃和呵武折腾出来的,不是有人入室劫持了这几个孩子,很可能是他们自己走掉的,放心,娃娃精得跟鬼一样,还有个幕枫也不是吃素的,他们不太可能会有生命危险。”

    接着,安然又对小薄荷说道:

    “你去找找专家,查查娃娃的手机信号,最后是定位在什么地方。”

    小薄荷点头,转身,狠狠的瞪了一眼胡帧,就急匆匆的出了门,留下胡帧,眼眶红红的看着安然,刚要说话,安然抬手,制止了胡帧的继续道歉。

    道歉是没有用的,现在也不是自责的时候,娃娃生性跳脱,这事儿说不定还真不是胡帧的原因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