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虽然在场很多人都不信,但早已经有了好事的男人,拨打了安然的私人电话号码,并且按了免提。

    “喂!”

    电话接通,安然的声音,在大厅里回荡着。

    有男人便是调笑道:

    “喂,我说,你女儿在窑子里,傻了叭唧的,她多大了?成年没有啊?”

    手机那头,沉默了一瞬,安然的声音再次响起,充满了命令式的口吻,

    “把她给我送回来!”

    “你谁啊你,你叫送回来就送回来,当自己天王老子呢?”

    “我叫安然,地址百花城,我女儿叫战安心,你们把她送回来,亏待不了你们!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,安然很平静的报出了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却是引得大厅里的男人哄堂大笑!有人喊道:

    “你是安然,我tm就是战队长,哈哈哈!”

    正在研究者交欢椅的战安心,猛的抬起头来,看着这几个不知者不畏的男人,啧啧道: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最好现在就道歉,我妈跟我的性格不一样,她这个人很正经的,一会儿就有一些变异树枝冲进来,把你们全都抓去当血库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还未落,安然那边就已经挂断了电话,却是树未动,影未摇的,让大厅里的人,安静了一小会儿,任何事情都没发生。

    突然,大厅里爆发出一阵大笑来,紧接着,大厅里的人都笑了,就连胖女人也忍不住,跟着在场的所有男人笑出了声来。

    大厅里的战安心,等了一会儿,在众人的嘲笑声中,奇怪的自言自语,

    “咦,我老娘转性子了?”

    话音还未落,整座房子就开始颤抖起来,众人大惊,只看到窗户上,地上,屋顶上,全都开始长藤蔓,一条条的藤蔓,就跟蛇一样,很快就爬满了整栋房子。

    除了战安心和慕枫外,所有人都开始尖叫起来,包括在屋子里的男人、女人,无论他们在干什么,他们是怎么样的人,纷纷吓得往屋子外面跑。

    其实这样的程度,还算是轻的,安然就只是让藤蔓生长而已,还没开始伤人。

    大厅里,胖女人被人推了一把,膝盖一软,就跪在了地上,很快,她的双膝便没入了小蛇一般蠕动的树藤里,她忍不住吓哭了,看着坐在交欢椅上的战安心,

    “你,你真的是,安然的女儿?”

    “早说了,你以为还有假的?”

    战安心一脸的烦恼,单手撑着下巴,看着跪在树藤里的胖女人,

    “我说,你能不能像对待别的姑娘一样对我,别一听说我是安然的女儿,就一副吓趴了的样子,好吗?有这么一个名头响亮的双亲,我的人生,活得也很多寂寞啊。”

    “说,说笑了!”

    胖女人浑身都在冒汗,她在颤抖,身后尖叫着跑出去的男男女女不少,可她现在已经陷入了树藤里,根本跑不了。

    战安心觉得没劲,从交欢椅上跳下来,伸手去拉慕枫。

    慕枫一直站在她身边不远处没动,见战安心来拉他,他伸手就握住了战安心的手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