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站定在礁石上的战安心,看着眼前的黑雾成形,慕枫站在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她便是奇怪的问道:

    “我说你这个人,好怪异,怎么大家都去南攻了,你能力滔天,都能把我从我妈妈的魔掌中带离,怎么你不去南攻呢?好歹建功立业,争取在这个乱世里,当个上位者呗。”

    慕枫垂目,不回话,他很喜欢沉默。

    战安心便有些不耐烦了,伸手推了推慕枫的心口,没推动,她又问道:

    “为什么我跟你说话,你老是不回话?”

    “你想听什么?”

    慕枫问,他不知道该说什么,说他为什么不去建功立业,争当末世霸主?慕枫想了想,很认真的想了想,说道:

    “大概,我习惯了跟着你,对那些不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习惯了跟着我?”

    心思敏锐如战安心,抓住了慕枫这话里头的关键信息,

    “你跟着我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十几年…具体多少年,我没算过,大概也只有城主能算得清。”

    “十几年!!!”

    战安心夸张的叫了起来,捂住了自己的胸口,惊恐的看着慕枫,

    “以你这无孔不入的能力,你跟着我十几年,我岂不是让你全都看光光了。”

    慕枫皱眉,看着战安心这幅夸张的样子,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接她的话下去,说真的,小时候,战安心知道他的存在时,他还帮她洗过澡……

    但那时候,他对她的感情,真是好单纯好天真好不做作,完全就是照顾一个小孩子般的照顾着她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这样的感情,变质了呢?大概从她一年又一年的成长中,从她一天到晚惹是生非的胡作非为中,从她方才咬了他,从她看着他时,她的眼中有他的影子时。

    大概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他对她的感情,就变质了。

    战安心伸手,猛的捧住了慕枫的头,手心贴着他的太阳穴,叫道:

    “不行,我要看看你的脑子,我要看,看你跟着我这十几年,都对我做了些什么!”

    “你真要看?”慕枫垂目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点头,非常确定,“要看,给我看看!”

    音已落,慕枫的双眸,紧紧的盯着战安心的眼睛,他又看到了她的眼中,有他的倒影,他的脑子,缓缓的打开,一身异能能量,对战安心的侵入,毫不设防。

    “你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慕枫问她,他不知道战安心,在他的脑子里看到了什么,他却是肉眼看着战安心的脸,那脸上的嚣张跋扈,一点点褪却。

    然后,她那一贯来,不怎么温柔写意的脸上,有着微微的赫色,她收回了自己的手,转身,背对着慕枫。

    江边风大,吹着她柔顺的发,扬在慕枫的脸上,战安心一跺脚,转过身子来,看着慕枫,有着反咬一口的羞恼,斥道: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没看见,你那脑子里,全都是我整得百花城,如何如何的鸡飞狗跳,我什么时候,在你眼里这么混账了?”

    然后,她抬眸,看着慕枫的眼睛,他的眼睛里,也有她的影子,那一瞬间,战安心的脸,就跟煮熟了的虾子一样红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