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快跑,接下来,我老娘要找我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根据战安心对安然这么多年来的了解,她都进窑子玩了,怕是已经触碰到了安然那脆弱的玻璃心底线,解决完了这么多妓女和嫖客之后,下一步就是来整治她了。

    果然,战安心刚刚拉住慕枫的手,一根粗壮的藤蔓卷过来,捆住了战安心的腰,就要将她往变异森林深处拖去。

    四周尖叫声四起,早已有不少嫖客被拖入了变异森林深处,这些人会留待南攻完后,由胡正接手,一个个的查清楚,有没有做过欺辱强迫女人的事情。

    若是有,那都是重刑,若是没有,顶多在变异林子里头当一两个月的血库,便会被释放了。

    战安心也跟着一起尖叫,她虽然下场不至于去当血库,但被丢入变异森林里头,吃不好喝不好,天天跟变异树藤斗智斗勇,日子过得说不定还没有血库轻松安逸。

    慕枫立在原地,拉着战安心的手,她的身体被腰上的变异树藤扯得腾空,于是只能搂住慕枫的脖子,尖叫道:

    “你救我啊,你异能等级那么高,只要你能救我,荣华富贵,随便你选!”

    “这些我都不要!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什么,你说,我能满足的,尽量满足你!”

    战安心急得不行,看着不动如山的慕枫,催促道:

    “你到底要什么,你说啊!”

    你!慕枫抿唇不语,看着搂住他的脖子,近在咫尺的战安心,仿佛也为自己这样的想法震惊了。

    他伸手,抱住了她的腰,手中刀片一闪,捆住了战安心腰肢的那条变异树藤,便是寸寸断裂。

    百花城里,正坐在屋檐下,闭目凝神的安然,猛然睁眼,眼中绿光点点。

    战安心这回可找着她的影子正确通途了,往后安然再想教训战安心,怕是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她有些气恼,只觉得今后娃娃要上天!

    于是绿林里头藏着的这个小城,更是不能原谅,她当然没那么多精力,时刻看顾着自己的变异森林里头,究竟都有些什么人。

    于是这不知不觉的,在南攻的路上就冒出了这么一个小城,全城都是妓女与嫖客。

    安然不发现则已,一旦发现了,还不连根拔了?

    而这边的战安心,被一团黑雾裹着,一路飞到了江边,落在了一处礁石上。

    今年的南攻,战炼和洛非凡,早早就带着人过了江,比起江北来,江南的人多多了,也热闹多了。

    是已,战安心站着的地方,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她站定在礁石上,背后便是一片滚滚江水,顺着江水往上,便是江中那条变异大鳄的尾巴,江边少年呵武,正在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的,控制着这条大鳄,不让大鳄上岸。

    所以说,身处领导地位的人,哪个不是看起来光鲜亮人,哪个又不是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?

    那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,埋怨老天不公,埋怨上位者不将人命当回事的时候,他们何曾站在上位者的角度,来考虑过问题?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