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忍不住,战安心又站起来,走到女人的边上,气得浑身瑟瑟发抖,指着这地上的女人怒道:

    “古时有句话,哀其不幸,怒其不争,说的就是你这种人,一天到晚无所事事,就等着你父亲每年南攻赚些晶核回来养家,南攻是为了战炼和安然南攻吗?你父亲的死,是安然和战炼导致的吗?

    从今天,你给我牢牢记住,是战炼和安然,为了你们,鞠躬尽瘁呕心沥血,你还不思感恩,在这里怨天尤人,你即愤愤不平,为什么又不自立自强?”

    女人捂着脸,被战安心打得一愣一愣的,过了一会儿,像是反应过来,突然跪在地上,双手扬起,冲着前方树木一拜,

    “我主安然,我错了,我错了,我收回我刚才说出的话我错了!”

    一旁的胖女人见着,觉得震惊,连忙看向战安心。

    战安心一脸无聊的转过头来,问胖女人,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胖女人想了想,她到底是上来干嘛的?想了许久,才是想起来,对,她是来抓这个小姑娘,去见客的!

    楼下还有几个客人,想要见见这个新货色,顺便给这个新货色估价呢!

    “那走吧!”

    战安心不等胖女人说话,就直接招手,下了楼去,她的背后,跟着慕枫,还有一脸莫名其妙的胖女人,带着几个打手。

    再没人去管那个对着树木,跪拜崇拜的女人了。

    楼下,几个男人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,他们坐在大厅里,正在喝酒吃肉,瞧着一个穿着长裙的女孩儿走进了厅里,料想这就是窑子里今日来的新货色了。

    有男人上前,嘴里笑道:

    “哟哟哟,挺标志的一姑娘,今年多大啊!”

    他原想去摸一把战安心,伸出去的手被一片黑雾裹住,手便被推了回去,那黑雾的出手极快,都没让在座几个男人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战安心寻了把交欢椅,坐了上去,笑道:

    “十八吧…这得问我老娘,我也不记得我多少岁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起来才十四五岁,不像是十八。”

    有男人觉得战安心挺小的,看样子单纯天真也很可爱,气质更是清新脱俗不造作,想着怕不是什么寻常人家养得出来的,贸然睡了这女孩儿,怕是会惹事儿。

    便是有人问道:

    “你到底多大,你自己都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在百花城领下,窑子若是买卖十四岁以下的女童,属重罪,男人若是强迫了十四岁以下的女童,会被处以阉刑。

    没人愿意在南攻路上,折在此处。

    虽然百花城未必知道他们在南攻路上,都做了些什么,但万一呢?如果呢?

    “确实忘记了,你自己问我老娘呗,我给她的电话给你们!”

    说完,战安心就报了安然的私人电话号码给这几个男人,然后研究着这个交换椅,到底是怎么玩的。

    胖女人走进大厅里来,想着这小姑娘竟然还记得她妈妈的电话号码,生怕战安心真没满14岁,人家家长找来了闹事,于是阻止道:

    “别打电话,既然已经进了这窑子,再想出去可就困难了。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