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每每想到关于娃娃的这些,安然就不想吃东西,连晶核都不想吸收了,她的异能一次次的被自己透支,痛苦,但再痛苦,也没有见不到娃娃痛苦。

    所以世人总惊讶她的异能涨得太快,无论南攻的脚步有多迅速,安然总能将这些变异植物,控制在她的能力范围之类。

    就是因为她在不断的透支自己的异能,近乎自残!

    “冷了她会添衣服的,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瞧着安然这个模样,战炼的心中一抽一抽的疼,他的女儿,他何尝不心急如焚,可是这已经是他们的最快速度了,过了江,就离湘城只有一省之隔,然而,一直到现在,他们都还没有娃娃半点消息。

    就凭一个手机信号,有时候战炼自己都怕,怕跑到湘城去,结果什么都没有,就是把湘城整个翻过来,都找不出娃娃来怎么办?

    亦或者找到了,娃娃却已经…为人父母,怎么能够接受这样的事情?怎么经受得住这样的打击?

    但前方就算是地狱,就算是最坏最坏的结果,就算是扑了个空,没去过,又怎么知道最后的结局?

    此时,南方。

    已经在湘城星区被困了好几个月的娃娃,背上背着两把刀,双臂上各捆着一把锐利的尖刀,小腿上也各自绑着两把刀,她的头发长了些许,比起在百花城的时候色泽乌黑了点儿。

    身子也长高了不少,皮肤被晒黑了一些,但奈何她的皮肤底子好,仍然比身后的呵文呵武白上很多,呵文和呵武的装束与娃娃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可以看出来,这些日子,他们过得比北方同龄孩子,要悲惨紧张很多。

    三个孩子行走在满是破碎玻璃渣的街面上,一阵冷风吹来,娃娃捡了把椅子,然后抡起手边的椅子,砸掉了原就破损不堪的透明橱窗,往里头一跳,顺手抽出了背后的长剑,挑开了一些破烂的窗帘,然后充满了欣喜的回头,冲橱窗外的呵文呵武叫道:

    “快进来,这里有小孩子的衣服!”

    呵文呵武就赶紧的进了橱窗,站在光线晕暗的店铺里,四处一望,这里竟然是一家童装店,虽然已是乱七八糟的,可是店铺里,还有许多的小孩儿衣服,没有被幸存者弄走。

    “就是好多的灰。”

    娃娃捂住口鼻,拿着手里的剑,拍了拍身边架子上挂着的一件红色的小孩儿羽绒服,瞧着上面的一只小猪,嫌弃道:

    “我才不穿有猪的衣服,我要穿有兔子的!”

    虽然末世之后,已经没有了猪,有的话也都是一些变异猪,但是娃娃她看过百花城里,一些人的脑子里,关于猪的印象,不太好,而且说别人是猪,都是骂人的话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末世之前的人,为什么要把猪给印在小孩子的衣服上?

    奇怪的逻辑!

    “行了,快找几身儿衣服了好走,一会儿附近的变异动物又要来了。”

    呵文伸手,从店铺柜台里拿出了几个装衣服的袋子,给了呵武一个,然后快速的收捡起地上的小衣服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