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怎么没事,你眼底还有黑眼圈,肯定没怎么睡好。”

    战炼抬起手来,黑黢黢的指腹,带着厚厚的茧子,轻轻的碰了一下安然沥青的眼底,这段时间,他心中急,因着担心娃娃的安危,刷怪兽跟不要命般。

    但是他老婆在后面,也没过个安稳的日子,这黑眼圈,明显是连日来没怎么睡好的,战炼既心焦女儿的安危,又心疼老婆的煎熬,然而现在,他是女儿也救不到,老婆也没照顾好,让他心中的挫败感,逼得他火气越来越大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“真的没事。”

    安然伸手,握住了战炼的手,将他覆在她眼底的指腹拿了下来,轻轻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在前面,别急,我就在后面,娃娃吉人自有天相,不会有事的,我们两,都要相信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战炼伸手,将安然抱住,拢在了怀里,他那颗暴虐的,不安分的心,这才稍稍归位一些,所有的彷徨与忧虑,在他抱着他的女人时,终于被升腾出的安心驱散了些许。

    他的安心,他的安然,无论付出多少代价,都要找到,都要护好。

    太阳渐渐的升起,战炼匆匆与安然说了几句话,略做了些补给,就返回了前线,南攻的脚步没停,安然所立之处,却已绿草丛生。

    陈朝恭与胖子和云涛那边通了讯息,他回到安然这边来,看着坐在帐篷边上,正握着一块晶核吸收的安然,说道:

    “这边的信号不是很好,已经有专家带着几个低阶的金系异能者去建信号塔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胖子说百花城里正在教授信号学,会排一批已经结业了的实习生过来,先顶一顶。”

    “实习生,多大的?”

    安然抬起头,看着站在帐篷外面的陈朝恭,额际一缕黑发,被风露染湿,让她面容更显稚气,瞧她这样子,若是被赵茹瞧见了,必又得说她晋级了。

    “都是一些十来岁的,最大不超过15岁,没有更小的了,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15岁,也还是孩子。”安然叹了口气,略想想,“但战争,从来也不是大人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个理,你想通些就好。”

    听得安然这样说,陈朝恭大概明白,安然心中所想的,恐怕又绕到了南边湘城的娃娃身上了,娃娃在南边,如果还活着,必然已经陷入了与变异动物的恶斗之中。

    所以安然才说,战争,从来不是大人的事儿,她这话说得有多无奈,就证明如今她的心有多无奈。

    只听的安然点头又道:

    “来了就来了吧,如今缺少这方面的人才,百花城的孩子都聪明,教多派几个力量异能者保护,别让这些孩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。”

    陈朝恭颔首应下,去安排人手,此时太阳已经出来,曾经一片焦黑的土地上,渐渐竖起了高大的树木,有了些阴凉后,大家开始生火做饭。

    没多久,小舟城那边的物资供给就跟了上来,顺便带了几辆大卡的晶核,会有专门的人统计后,将这些装满了晶核的打卡,输送到前线去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